[在人间] 一个农民的四段姻缘

2019/3/16 0:36:53
  • 梦想天空分外蓝




    第41期:一个农民的四段姻缘

     







     
   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老三,一个残疾男子,为娶媳妇和很多的女子见面相亲,八年中先后娶过四个女人,这些女人先后和他结婚又离婚。其中一个假装嫁给他,骗了他20000块钱。2006年初,他又“买”了个媳妇,并生了个女儿。这个女人至今和他生活在一起……

     
    1997年,老三在河南洛阳郊区的家中。他的父母都是农民,在当地靠种菜生活。3岁时,老三得了小儿麻痹症,左手和左腿因此留下残疾,行动不便。

     

     
    1991年,母亲和老三一起到河南叶县去相亲。老三十八九岁起,母亲便开始给他物色对象。母亲说他家在农村又身有残疾,不好找,得提前给他找。那时母亲也没想到,家中的积蓄后来几乎都消耗在了这场旷日持久的“娶亲拉锯战”中。

     
    1998年冬天,媒人在不远的村子里,给老三介绍了一个从小得过脑膜炎、留有后遗症的“憨姑娘”。刚开始,老三并不答应这门亲事,但是禁不住家人和媒人劝说,在和“憨姑娘”见了几次后,欢欢喜喜把她娶进了门。图为1998年冬天,第一次娶媳妇时的老三。

     
    老三一大早打扮齐整,准备去接新娘。

     
    婚礼上的“憨姑娘”和老三。

     
    老三和新娘家人合影。

     
    婚礼后,老三一家人合影。

     
    老三怎么也没想到,新媳妇自从进门的那天晚上起,就不愿意和他同房,每天屋外的沙发就是新娘子睡觉的地方。

     
    对夫妻生活不甚了解的老三,一个月后才吞吞吐吐地将此事告诉母亲和嫂子。一家人问明白详细情况后,开始为他想办法。图为老三的母亲在开导儿媳妇,希望他们能睡在一起,赶紧生个孩子。

     
    又找了相关的书籍给老三“补习”。图为老三在菜地里看性知识书。

     
    这样过了一月,还是没效果。有人给老三出主意,让他买安眠药掺到媳妇的饭里,生米煮成熟饭。但安眠药的剂量从三片增加到了九片,媳妇还和白天一样清醒,夜里老三数次想把她拉到床上,都被挡了回去。后来,婆家人又请村里的大夫配了“三步倒”蒙汗药,也不起作用。这段无性的婚姻持续了不到一年,以老三提出离婚告终。图为老三把安眠药加到九片,放入饮料中让媳妇喝下

     

     
    离婚一年后,一个从宁夏嫁到河南的农村妇女聪梅给老三当起了媒人,说只要肯花钱,到宁夏去,保证给老三娶个媳妇回来。老三的家人动了心,决定花钱娶个媳妇。图为2000年11月1日,老三和媒婆满怀希望地乘上前去宁夏的火车。

     
    经过十六个小时的车程,11月2日早上六点多,老三和媒人聪梅到达宁夏固原县。图为11月2日早晨的固原县城。

     
    下午两点多,老三来到了当家的媒婆(聪梅的妈)家里。这媒婆有70多岁了,收养了一个1岁的男娃和一个12岁的丫头。媒婆说,这两个孩子都是她花钱买来“收养”的,女孩花了300块,男孩花了200块。

     
    老媒婆说,再过几年,等这个12岁的女孩长大了,给她找个婆家,就能赚到一笔万元以上的彩礼。

     
    在老媒婆家吃完饭,老三跟着母女两人去女方家相亲。女方叫二妞,是聪梅一个远房亲戚的孙女,年方十八,从没上过学,家境贫寒,有妹妹、哥哥、弟弟共四人。

     
    二妞家就在这户用土夯成围墙的院子里,老三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。

     
    二妞的弟弟穿着一件中山装,显然是大人的衣服。

     
    一直等到天快黑的时候,二妞才从地里干活儿回来

     
    老媒婆向二妞的父亲提亲。

     
    二妞家的厨房很简陋。

     
    二妞的母亲招待提亲的人吃饭。

     
    二妞和老三单独见面。

     
    老三给了二妞300块钱做见面礼。尽管初次交流很顺利,但最后由于彩礼问题,谈崩了。

     
    和二妞的婚事黄了后,聪梅又给老三介绍了一个姑娘。这个姑娘叫云云,因为上过初中,家人开口就索要16000元的彩礼。

     
    云云的哥哥说不愿意让她嫁那么远,这门亲事也作罢了。

     
    之后,老三和媒人又来到开城乡,找到了聪梅的姨妈。当天下午,姨妈就介绍了一个只有16岁的叫云霞的姑娘。云霞是和父亲一起来的,她父亲是个独臂老人,母亲则在她7、8岁时就去世了。

     
    老三和云霞在一间土屋里单独见面,云霞显出孩子般的单纯局促。因为父女俩生活得异常艰辛,云霞很想早点离开家,好给家里减轻负担。

     
    云霞看着老三残疾的样子,眼神很矛盾,见面期间,她一句话都没跟老三说。媒人问她愿不愿意的时候,她就对爸爸说:“大(父亲),你说咋办就咋办”。

     
    云霞的父亲说,他不想女儿再嫁给一个像他一样手脚不利落的人。

     
    之后,在开城乡的几天时间里,我们先后见了几个16岁到18岁的当地姑娘,结果均告失败,这个姑娘也没看上他。老三意兴阑珊,返回河南。

     
    2001年立春,老三的母亲不顾自己视力不好,又带着儿子和本地另一个媒婆,第三次前往固原县,发誓这次一定要把媳妇娶回来。他们还是住在开城县聪梅姨妈家,为了把媒说成,老三的母亲还和聪梅姨妈结成了干姐妹。图为聪梅的姨妈展示她说成功的结婚对象。

     
    相亲前,老三专门在开城乡找了家发廊理发。这次说的姑娘,本来已经进行到了提亲的一步,但女方家一再将谈好的彩礼价格推翻,前后三次涨钱,老三的家人不同意,女方就将老三的母亲扣作人质,最后几经周折,老三的母亲才回到固原县城,亲事也黄了。

     
    将疲惫不堪的老三母亲送上回家的火车,老三又回到开城,想做最后一次努力。图为老三母亲哇哇大哭:“上来三次了都没把媳妇娶回家,这要是回去了,村里人说起闲话来多丢人哪!”

     
    在固原待了几天,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姑娘,老三很失落。2月16日下午,老三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说在临近的泾源县找到了靠谱的媒人。次日下午,老三来到了泾源县新民乡。

     
    老三找了一间当地的小旅馆,一天两块五,晚上睡觉要顶住门。

     
    这次的媒人叫禹全得,在当地以说媒为生。如果说成一个媒,可以拿到600元左右的酬金。一年如果能说成几次媒,在当地就算高收入了。

     
    禹全得给老三介绍了一个本家姑娘,叫禹香玲,19岁,上过一年学。初次见面,两人彼此感觉不错,还时不时打闹几下。

     
    两人见面半小时,双方就敲定了这门婚事,开始商量彩礼之类的事宜。图为禹全得和香玲父亲商量彩礼钱。

     
    老三家给了香玲父亲13000元的彩礼钱后,这门亲事算是正式成

     
    香玲家在当地办了一场婚宴。

     
    2月20日一大早,老三和香玲启程前往河南。香玲瞎眼的老妈妈独自站在巷子口放声大哭。

     
    香玲也远远地蹲在巷子口的地上,捂着脸哭。

     
    当日下午,老三和香玲坐上了返回河南的火车。头次见到火车的香玲,一路上兴奋不已。

     

    老三和香玲在返回河南的火车上。

     
    2月21日,老三带着媳妇回到家里。图为22日,婚宴上的老三和香玲

     
    新婚燕尔,老三和香玲过了一段很温馨的日子

     
    香玲和婆婆在一开始也相处很融洽。

     
    但三个月后香玲的毛病就显现出来。由于只上过一年学,香玲几乎不识字,人民币只认得一两元钱,再大面值的就不认识了,老三家所在的村子是蔬菜基地,生产的蔬菜要自己运到市区出售,老三腿脚不便,本希望香玲能帮忙,但香玲不愿意出去。图为老三家的蔬菜地

     
    除此之外,香玲跟婆婆闹起了分家,并和身有残疾的丈夫大打出手。家里矛盾不断,老三的父亲气得生病住院,前后花去4000多医药费。图为香玲又一次与婆家人产生矛盾

     
    一家人商量后坚决不再要这样的媳妇,香玲的父亲从宁夏赶来接女儿回家。临别时老三母亲给了香玲一百元做路费,香玲不认识新版的100元,坚持要换成两张50元才肯走。这段婚姻从头到尾就持续了七个月,一家人为此又花费了20000多元。

     

     
    2004年1月, 经过近两年的积蓄,家里总算又有了些钱,老三的母亲又动了娶媳妇的念头。1月4日,从泾源县白面镇高峰村来了一男一女,说是要把妹妹说给老三当媳妇,后来骗了老三家里一万多元彩礼后逃之夭夭。图为2月7日,遭遇“放鹰”的老三在洛阳火车站等候民警的消息。

     
    老三的第三次婚姻,以被骗告终。这次被骗,将老三家两年来卖菜的收入和征地补偿款花了个精光,老三的父亲为此一病不起,当年五月就去世了。

     

     
    2005年11月,老三再次来到固原,通过当地的媒人,认识了红梅。交了13000元礼金后,12月,老三把红梅带回村里,他终于又娶上了老婆。

     
    年迈的母亲在跟老三和媳妇诉说这几年的遭遇时伤心不已。

     
    2006年红梅生下一个女孩,今年六月,红梅又给老三生下一个男孩。老三的生活,进入了相对平静的时期。这段关于娶媳妇的故事,也终于告一段落。图为2014年老三一家四口。




     







    本文收集凤凰网